海螺自殼,惡蟹“建國”

【特賣】寶貝樂 可愛小馬學步車-助步車附搖搖板 - 大折扣【KVOLL中大尺碼】黑色連帽短袖褲裙休閒套裝 - 精選開箱僅此一檔 - 【Vallatno Leo】男版短袖排汗POLO衫(VS5219-10)天藍色
破盤獨家 - 【E . A Runway】黑白條紋針織拼接紡紗假兩件連衣裙EA338每日主打 - 抗衰老滋養面霜EDWIN 剝落LOGO印花T恤-男-麻灰色 - 熱賣好物

生活在海岸邊的強盜寄居蟹(一個愛殘害海螺的寄居蟹的綽號)想找個海螺殼寄居,便在海底尋找目標。它看見一個小海螺便遊過去蠻橫無理地說:“喂,大膽小海螺!所有的海底都是我螃蟹的國域,所有的海底都是我螃蟹的領地,你小小海螺怎敢不經我大大螃蟹的允許,就貿然侵略我國狂闖我地?所有海底上的泥污,都是我螃蟹的領土!你不聲不響就忽然闖入,這不是對我悍然侵略公開挑釁嗎?我螃蟹的這片海底領土神聖不可侵犯,你趕快給我滾蛋!”

小海螺忙往後退,它邊退邊向強盜寄居蟹道歉:“對不起!螃蟹大哥,我不知道這片海底是你的領土,我現在就退出你的領土。”說著它就退到瞭一塊沉在海底的鵝卵石上。

強盜寄居蟹追過來依然野蠻地說:“不行!這塊鵝卵石也是我這個螃蟹享有主權的領土,你快從我的這塊鵝卵石上立即滾出!”

小海螺又退到瞭一棵海帶上。強盜寄居蟹又追上來罵道:“這棵海帶也是我螃蟹享有主權的的領土,你快快從我的這棵海帶領土上立刻滾出!”

小海螺又忙退到瞭一塊珊瑚礁上。螃蟹仍然追著它不依不饒地說:“這叢珊瑚礁也是本螃蟹老子的領土,快滾!快滾!”

小海螺嚇得滾下珊瑚逃回自己的傢,強盜寄居蟹又追到小海螺的傢裡說海螺的傢也是自己的領土,命它快從傢裡滾出來。小海螺的媽媽看螃蟹欺負自己的孩子,連忙抱住瞭小海螺。強盜寄居蟹在旁邊大叫:“小海螺!你媽媽的那個懷抱你的胸懷,也是我螃蟹享有主權的領土和領海,你快從你母親的懷抱:我螃蟹的領海裡滾出來!不然我螃蟹就馬上撲上去收復領土和領海,把你們母子兩個統統打死全部殺害!”

怯懦的海螺媽媽忙松開推遠瞭自己的孩子,害怕極瞭的小海螺隻好離開媽媽的懷抱爬出傢門又順著海底逃跑。

可無論小海螺逃到哪兒,寄居蟹都追到哪兒說它侵犯瞭自己的領土驅趕它。小海螺幹脆離開瞭海底遊進瞭淺海裡,可無論小海螺遊到哪兒,寄居蟹都追到哪兒不住地罵小海螺“又侵犯瞭自己的領海”。小海螺一氣之下遊上瞭海面,無恥的螃蟹追著它一會兒說這波洶湧海浪是自己的領海,一會兒又說那個波濤澎湃是自己的領海,反正無論小海螺遊到哪汪海浪,強盜寄居蟹就說那汪海浪是自己享有主權的領海。

氣極瞭的小海螺躍出海面跳到瞭空中。強盜寄居蟹又大罵道:“大膽小海螺!你跳出瞭海面躍上瞭海空,你又侵犯瞭我螃蟹的神聖不可侵犯的領空!快從我的領空上落下來!”

小海螺落進瞭大海裡氣憤地質問螃蟹:“難道說整個太平洋都是你這個螃蟹的領海嗎?難道說整個地球都是你這個螃蟹的領土嗎?難道說整個天穹都是你這個螃蟹的領空嗎?到處都是你螃蟹的領海領空和領土,哪兒才是我這個小海螺的安身之處?”

強盜寄居蟹哈哈狂笑:“哈哈哈!哈哈哈!整個太平洋,都是我蟹傢!太平洋裡的每一波洶湧澎湃,都是我寄居蟹的領海!太平洋裡的每一滴水,都是我寄居蟹的主權范圍!太平洋裡的每一絲泥沙水土,都屬於我寄居蟹的私有國度!太平洋裡的所有的動物植物生物非生物,都屬於我寄居蟹的美麗國土!隻要你海螺碰到太平洋裡的海水一滴,就是罪大惡極、傷天害理、大逆不道、侵略我地、野蠻侵犯我的合法權益!隻要你小小海螺碰到太平洋裡的水滴一顆,就是肆無忌躲、犯蟹侵我、霸我主權、侵犯我國、滔天罪惡、把我剝削!”

小海螺萬般無奈,隻有遊出大海,爬上海岸,爬在海灘,拼命逃跑。

強盜寄居蟹也跟著小海螺出海爬灘,追著海螺聲嘶大喊:“萬裡浩瀚大海灘,皆是螃蟹我傢園!萬裡海岸億粒沙,每粒碎沙皆我傢!隻要你小小海螺踩到沙一顆,就是作惡侵犯我!你螺腳下每粒沙,都在踐踏我的傢!你海螺走遍天涯逃到哪,都是侵犯我國傢!你小小海螺真膽大,步步踏沙侵我傢!你小小海螺真野蠻,竟敢奔於大海灘,侵我海岸把我犯!”

小海螺慌忙爬上一株草。寄居蟹又追著它的屁股嗷,猛搖晃草狂惡叫:“世上綠草千萬種,種種都是為我生!世上嫩草萬億棵,棵棵都是屬於我!沒有經過我答應,你幹嘛擅自爬草叢?沒有經過我許諾,你為何爬草侵犯我?”

小海螺真害怕,立馬松草滾落下,正好落上一朵喇叭花,它就抱著花管往裡爬。強盜寄居蟹又猛打著喇叭花破口大罵:“世上鮮花億萬朵,沒有一朵屬於螺!全球芳花億萬朵,朵朵都是屬於我!別再放肆侵犯我,快快鉆出我花朵!不然我就碎鮮花,把你與花一起殺!不然我就碎花蕊,讓你陪花萬粉碎!”

小海螺忙鉆出喇叭花,拼命往前爬,逃到不遠的一灘牛糞便,它就伸頭往裡紮。螃蟹鉆進牛糞便,追瞭海螺十八圈,終於逮住螺殼尖,用力一扳就把小小海螺扳倒翻,它舉得海螺底朝天,猛地一拋就把海螺拋出瞭大便間:“全球牛糞萬億坨,沒有一坨屬海螺!世界臭屎億萬坨,每坨都是屬於我!世間大便千萬灘,都是屬我蟹主權,你小小海螺真大膽,竟敢護照也不辦,悍然侵犯我主權,野蠻鉆入大糞間,害得我寄居蟹為瞭捍衛我主權,扒糞刨便追瞭你十八圈!為何貿然把我侵,鉆入大糞傷我心?為何兇惡侵略我,鉆入牛糞犯我國?為何鉆入臭牛糞裡,辱我主權侵我領地?”

小海螺被寄居蟹,摔得七竅噴鮮血,它躺在地上痛欲絕,沖著惡蟹哭咧咧:“嗚嗚哇哇!嗚嗚哇哇!你以大欺小真惡霸!恃強凌弱不講理呀!我逃到天涯,你就說天涯是你的國傢!我跑到海隅,你就叫海隅是你的領地!無論我逃到哪裡,哪裡都是你的疆域?無論我亡命到哪,哪兒都是你的天下!你螃蟹如此以強欺弱窮兇極惡,難道說整個地球都是你螃蟹的帝國?難道說整個地球,都會成為你作惡的借口!難道說整個宇宙,都會成為你行兇的理由?壞蛋要作惡多端肆無忌憚,萬水千山都可以成為它作惡的宣言!魔鬼要公然犯罪胡作非為,千山萬水都能成為它犯罪的傳媒!惡霸要恃強凌弱悍然作惡,綠草一棵、鮮花一朵、牛糞一坨、看到什麼、就說什麼、一花一草一水一波都能成為你以強凌弱野蠻作惡的解說!強盜要強詞奪‘是’、暴行惡事,抬眼所視、目光所至、一草一木、一屎一石,都可以成為你強盜狂妄害人的口實!強大的壞人要明目張膽的赤裸裸的公然害人,五湖四海日月星晨都可以成為你強盜害人的狡言惡論!”

強盜寄居蟹又指著小海螺蠻不講理地咆哮:“對!蒼生萬物,都是我螃蟹的領土!日月星漢,都是我螃蟹的主權!宇宙浩瀚,都是我螃蟹的傢產!現在你自己身上所長的這個貝殼也是我螃蟹享有主權的領土,以後不經我螃蟹的許諾,你就不許再鉆進你的貝殼,更不許你背著我的領土貝殼到處亂遊亂跑。”

小海螺氣憤萬分地說:“你胡說!我自己從小長成的貝殼,怎麼能是你螃蟹的領土?如果我這一身貝殼是你螃蟹的領土,那我無論退到哪兒都不能避免侵犯你螃蟹的主權瞭?”

“快從你的貝殼裡給我立即鉆出,我要收回你的貝殼我的領土瞭!”強盜寄居蟹大叫著沖瞭上來。小海螺忙縮進瞭自己的貝殼裡。

“沒有我螃蟹的允許,你貝殼怎麼又悍然鉆進瞭你的那個被我螃蟹享有主權的貝殼裡?你海螺縮到瞭你的貝殼裡面,就是侵略瞭我螃蟹的神聖主權!無恥的侵略者!我這個受你侵略遭你剝削的螃蟹現在要光明正大地把你這個卑鄙無恥兇霸野蠻地侵犯我神聖領土殼的強盜海螺吃掉以捍衛我螃蟹的貝殼主權!”強盜寄居蟹大叫著鉆進瞭螺殼中,殘忍地把螺肉吃完,把螺殼據為己有。

海螺鉆進自己的貝殼躲難,卻是“無恥的”侵略瞭強盜蟹的主權;強盜蟹侵入海螺的貝殼殺戮,卻是在“堂皇的”收復自己的領土。這是所有惡魔的強盜邏輯:海螺從小長成的貝殼,怎麼會是你強盜螃蟹享有主權的領土?小海螺媽媽的那個愛子抱子的胸懷,怎麼也是你螃蟹的領海?

弱螺之貝,霸蟹支配,強盜作祟,悍然犯罪;

弱螺之殼,強蟹領土,壞蛋悍惡,往往胡說!

弱者自殼,霸惡建國,弱到哪裡,都難解脫!

強惡逞強,信口雌黃,如此流氓,弱者必亡!

海螺自貝蟹領土,世上竟有此狂擄!

海螺己殼蟹領土,世上竟有此惡戮!

海螺媽媽抱子懷,竟然也是蟹領海!

每一滴水每一物,到處都是蟹領土!

每一波濤每一湃,到處都是蟹領海,

惡霸仗勢逞惡壞,能攬大海為己海!

每一海浪每一波,竟然都是霸蟹國,

壞蛋恃強欺凌弱,敢指大海為己國!

弱螺背的自外殼,竟然也成蟹領土,

害的弱螺海空陸,逃到何處都被逐!

逼得弱螺海陸空,逃到哪裡都不中!

海螺之殼蟹領土,逃到何處是螺土?

遊泳是在侵蟹海,騰空是在侵蟹空,

入害是在侵蟹濤,出海是在侵蟹草,

每一片葉每一花,逃遍天涯皆蟹傢,

惡霸恃強逞惡霸,能指全球為自傢!

壞蛋逞霸肆作惡,敢說宇宙皆己國

日月星河皆蟹國,何處能讓弱螺活?

天涯海角每一處,到處都是蟹國度,

惡霸作惡悍不顧,可憐弱者被害苦!

五湖四海皆蟹海,萬水千山皆蟹山,

壞蛋行殘無忌憚,可憐弱善被害殘!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